該不該廢死?

死刑犯與廢死聯盟

  關於台灣死刑犯的定讞有諸多論述,這些人的行為讓整個社會為之撻罰也替受害者感到惋惜。
每當死刑定讞的同時,網路上的輿論往往著重在「廢死」這個議題上,「廢死聯盟」基本上都會被拿出來鞭,與死刑犯遭受到相同的謾罵和批評。

  那到底該不該廢死?每當看到這個議題浮現,我也開始思考死刑的廢除與否對整個社會、被害者家屬、犯人本身的影響,以下是小弟我個人的淺見,在這裡先聲明我的立場:我是支持廢死的。

  如果你看到這裡覺得我是垃圾,跟死刑犯一樣該死的話,我會認為相當可惜,我們少了一次交流的機會。你認為死亡是他該受到的懲罰,而我認為他活著才能為自己的錯誤負責。

死亡不代表負責任

  我相信大多數的人並不知道監獄裡面的生態到底長什麼樣子,但就我所知死刑犯在處刑之前的日子是比其他犯人單調許多,他只要躺著等待處刑到來的那天。

  相比其他犯人需要接受點名、集合、上課、下工廠等,死刑犯的日子就是負責等死,那他到底為這個社會負起了什麼責任?你說他活著是在消耗社會資源,我必須說監獄九成以上的開銷都是在「人事管理」上,養這些犯人根本花不到什麼錢。

  以103年台北監獄為例,年度收入為1.4千萬元,其中37.5%作為犯人收入,所以你還覺得這些犯人還是在花費人民的納稅錢嗎?

  今天國家誤殺一個江國慶,賠了一億多,夠養7-80個死刑犯超過五十年。該不該廢除死刑?⎪江國慶冤案

  犯人會從事所謂的勞動工作,增添監獄的收入也作為他們在監獄的表現評分,你現在一槍把他斃了,他能為這個社會帶來什麼幫助嗎?

  再者就是死刑犯在定讞前的勞動收入會捐三成給受害者家屬,這點當然不能算得上負責,但總比定讞之後在那邊躺著等死來的好吧。

  死刑犯對這個社會最大的耗損在於那繁瑣的司法程序,只要他選擇上訴就可以多活好幾年,在這當中的「司法程序」還有「執行死刑的人事成本」才是真的對這個社會的損耗。

死刑犯的開銷落在羈押、開庭、出庭居多
圖取自中央社

  普遍人認為納稅錢在養這個廢物,其實納稅錢根本不是花在他們身上,他們自己貢獻的勞動力就足夠監獄的伙食開銷了,大部分的納稅錢都花在:開庭、出庭、每次開庭都要羈押、人事管理、員警上。

  有些死刑定讞一等就超過十年,這十年死刑犯就是每天待在房間裡,不下工廠、不上課、只有吃跟睡、還有無止盡的憂鬱,這就是所謂的負責任嗎?

  說到這裡我並不認為「死刑」是一個好的處理方式;它不但開銷大、司法時間過長、犯人根本沒有為這個社會贖罪。

無期徒刑與假釋

  很多人會說如果不執行死刑,那些犯人放出來該怎麼辦?台灣的死刑犯是放不出去的,能放出去的都是服刑滿期、假釋,就是那些「不是被判死刑的人」而這些放出去的犯人多半都會「回籠」也就是出去犯罪再關回來,比例真的是相當的高。

  台灣的司法重點應該放在「假釋的門檻實在太低了!」,一堆可以放出來再犯罪回去,加上媒體的煽動報導,導致那些「願意改過的更生人」出去面對社會又更加困難。

  整個社會對於更生人產生一種「是出來犯罪而不是負責」的既定印象,那最後願意改過的更生人走不下去,就變成繼續犯罪再抓回來,整個社會就這樣惡性循環的耗損資源。

  然而我們的司法根本沒有嚴格執行「終身監禁」!無期徒刑的上限是三十年,然後動不動就減刑、假釋、特赦...門檻這麼低放出去的更生人到底怎麼會有好表現?所以重點還會在死刑犯身上嗎?我倒覺得是司法的方向錯誤了。

死刑只能嚇阻正常人,但死刑犯多半不正常

  有人說死刑應該要存在,不然怎麼嚇阻犯人?我們會被嚇阻那終究是我們的感覺,鄭捷犯案的時候也距離剛執行死刑的時間不遠,你覺得他有在乎前陣子有人被判死刑所以收手嗎?死刑只能嚇阻正常人,但鄭捷並不正常

  反倒是整個社會花了非常多資源在安撫民怨,必須判死卻不「追根究底」,我們不去探討這個社會到底生了什麼問題導致這些隨機殺人案件,只解決了人卻沒有解決問題。

  政客必須透過死刑來換取「選票」,沒人敢提出「留下鄭捷的命並且追蹤他的背景,找出隨機殺人案件的社會問題根源在哪裡」,於是下一起隨機殺人案件出現台灣也是繼續執行死刑,而不是讓事件不再發生。

  我們就這樣把錢花在開庭、出庭、羈押,而不是讓社福機構、心理醫生、人權律師來處理這整個社會問題,犯人死了的確可以給被害者家屬一個心靈上的短暫舒緩,但也意味著我們找出社會問題的線索就這樣沒了。

  再回到上述說的,這位犯人的死到底負了什麼責任?又解決了哪些問題?鄭捷從犯案到被執行死刑共花了兩年,這兩年政府為這個社會做了哪些改變嗎?我想是很少,反倒是這起死刑執行得很快(相較於其他死刑)重點依然放在安撫民怨。

司法是理性的工具,不應該矛盾

  這個社會認為該怎麼樣、犯人家屬和受害者家屬認為該怎麼樣,都不應該等同於「司法就該怎麼樣」,我們的情緒、社會的情緒都不該加諸在司法上,司法本來就是理性的工具如果今天司法很感性,那我們還有什麼依據可言?

  再來是法律在保護人權但為何法律又可以剝奪人的性命?死刑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矛盾,我們用殺人懲罰殺人但你不會跟你的孩子說:你如果去打人,那別人就應該回來打你。

  兩個小朋友互毆,老師會用什麼方式懲罰他們?我想會有很多種,但老師絕對不會把那兩個屁孩打趴在地上,因為一定會被兩邊的家長告。但這種以眼還眼的方式放在死刑上社會卻又覺得合理。

  你會告訴你的孩子不應該用報復的方式解決問題,那死刑又該怎麼向孩子解釋這不是報復?

支持廢死一定會遇到的問題

:如果你的家人被殺害,你也會這樣想嗎$#%$#%[email protected]##[email protected]$%??

  其實我也想過這個問題,我無法證實畢竟我的家人並沒有被殺害,
但我可以告訴你,我依然認為殺害我家人的犯人不應該被處死,他必須為他的行為負責且執行終身監禁,我會密切關注他的背景和餘生,找出那些社會問題的根源,避免再有受害者像我家人一樣遭遇不測。

以上就是我對於死刑的看法,重點在於我們的司法有問題,而不是單單執行死刑這麼簡單就可以解決,「終生監禁」的落實、「假釋、特赦的門檻」、「社會問題的根源無法被斷除」這些才是我們該花心力去探討的地方。

Leave a reply: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Site Footer